死腐宅晚期已弃疗

只想吃肉,好想开车

联文产物 第二章 高祁

一到我这就变的很啰嗦ಥ_ಥ 今天科目二挂了 看来我做不成一个优秀的司机了 开不好车。

梁路那个混账东西!

祁同伟股间仍辣辣地疼,怎么都难受,稍不注意都会扯得一阵疼。忿忿地打开花洒,清洗身体。

昨儿被梁路折腾一宿,光是开头被那变态压窗台干就去了快半条命,别提后来愈发不堪忍受。那狠劲绝对是报复自己藏枪的事。

浴室门突然打开,祁同伟察觉到了却不做反应。那人脱下衣服直径站到祁同伟身后,双手绕过他的腰关了花洒,去挤沐浴露。

但那沐浴露却全数到了祁同伟胸前。引得身前人一阵轻颤。

“老师,嗯~~~”

而站在身后的男人没有回应,轻轻地吻着祁同伟的后颈,像是对待一件宝贝一样小心翼翼。

祁同伟大小就是个苦孩子,受不惯别人对他温柔。连忙伸手去捞高育良,催促他快入正题。
高育良慢悠悠来到后腰,细细摩梭腰胯部青紫的淤痕,那姓梁的混账王八蛋。

“老师...”

祁同伟又低声催促,他被撩拨地快站不住。但高育良仍轻轻扩张,看徒弟实在受不住了,才不急不慢提刀进入。

后方被cao 弄了一夜,现在异常敏感,高育良慢悠悠却坚定攻势让祁同伟禁不住呻吟。

每次梁路把他玩的太狠了,祁同伟事后都会跑来找高育良,带着一身痕迹无声诉苦般,展示给自己的老师看。

高育良何尝不知祁同伟的苦呢,但从古至今,成大事者谁不是无所不用其极,范蠡献西施以行美人计。

高育良要的是一片江山,再宝贝祁同伟,也要将他那副好皮囊发挥极致以助自己,在大志前,儿女情长也得让让位。

当初力劝祁随了梁路,劝他先靠着梁家关系往上爬,待羽翼丰满再耍掉梁路,继而才能有机会胜天半子。但其实更多地是为了能铺平高育良自己的仕途。

祁同伟被弄的连连叫唤,却仍不忘扭头寻吻。高育良探头攫住了那双唇,狠狠攻占。

祁同伟觉得自己此时是痛并快乐着,这样的日子无尽无头,但是高育良的吻却让他觉得至少在这人情单薄的纷杂乱象中,还有一个人理解自己,接纳着自己,是真正喜欢自己的。

也许老师也爱我。

在身后人不绝的撞击中,祁同伟气喘吁吁地想着。


@堇鲤 

联文产物

联文第一章~太太写的好带感,我会努力写第二章的

TEEN MONSTER:

粱路性转


        祁同伟趴在窗口,上身赤裸着,下身只裹了一件浴巾,听着浴室里水声逐渐小了下去,祁同伟有些疲惫地闭上了眼睛,这样的生活什么是个头啊?


         随着脚步声的临近,祁同伟被楼进了一个温热的怀里
     
         "在想什么?"粱路埋头在祁同伟的脖子上啃舐着


         "我能想什么?"祁同伟语气里的自嘲意味浓得让粱璐停下了动作,他扳着祁同伟的肩膀将人扳到自己面前"你的确不能想什么,你唯一能想的也就是怎么让我开心,你才能爬得快一点"


        祁同伟懒得再开口,本来就是这么一回事,他也没什么可辩解的,视线随意地飘过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最后定格在最让他有安全感的桌子上,粱路随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看到了那张桌子,他轻笑一声"怎么,想用桌子暗格里面的枪杀了我?"


       祁同伟诧异地看着粱路,粱路掐起他的下巴"我只是不想说而已,你不知道,上次侯亮平来咱们家里的时候,正好坐在了那里,当时把你吓得,说话都说不来了,也只有那个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你这张脸上的侯亮平不会发现"


          祁同伟也不挣脱,他语气轻佻地说"侯亮平是对我有意思,但他比你强啊,至少他不会威胁他的学长"


        "威胁?"粱路挤到祁同伟的双腿之间"我怎么威胁你了,我记得是你提出跟我上床的,现在倒是全是我的错了"稍稍一发力,他把祁同伟抱起来,祁同伟的腿便条件性的缠住了粱路的腰


       祁同伟脸色变得很难看"放我下来"


       粱路非但没放,反而把祁同伟压在窗户上,进入了祁同伟"你很喜欢这个的,我知道,你第一次在我面前脱下你的衣服的时候,你的小弟弟都兴奋地站起来了"


        "闭嘴"祁同伟使劲要推开粱路,但粱路下身稍稍使点劲,他就没了力气


         粱路情色地亲吻着祁同伟"你被我压在门上操的欲仙欲死,哭着喊着让我更用力,这就是你,骄傲的祁厅长"


      微侯祁


@死腐宅晚期已弃疗

Marital Rape 路祁高祁 梁路性转 ABO

有强迫行为描写,婚内无强lofter奸一直让我觉得很BUG。逻辑文笔渣

Summary:Omega祁同伟嫁给了Alpha梁路,婚后不久的某天下午祁同伟来到Alpha高育良家。 A面祁同伟,B面高育良视角。

A面(祁花视角)

祁同伟站在高育良家门口,面色苍白,他有些犹豫。但想起昨晚的事情,胸口那三道愈合不久的枪伤仿佛又开始发疼,最后受不住,鼓足勇气按下门铃。

看到门后的高育良,祁同伟稍稍松了一口气。

“同伟,怎么过来了?快进来吧。”

祁同伟看到高育良的脸上一闪而过惊讶。

心又再次不安起来。

是啊,他为上位,当众下跪求梁路和自己结婚,众所皆知,刚结婚还到处跑,连老师也不免有想法。

忐忑着,进了屋。

看着高育良去厨房泡茶的身影,愣愣在沙发上坐下,不小心扯到身后股间的伤口,祁同伟疼的龇牙。

“来喝茶吧,同伟啊,今天怎么过来了,梁路呢?不用陪他么。”

祁同伟默默端起茶杯,高育良身上,茶香伴着高育良身上那股淡淡的泉水般的味道,让人平静沉淀下来。

可想到梁路,惊扰万分。

“老师,梁路他,我一想到那个家,那个地狱般的家,我。。。“
“我知道,“高育良摆手截断了话,“可是梁路是高干子弟,性情难免喜怒无常,你啊,多多体谅就好了。“

“可是,老师,您不知道,他是粗暴一点,这我都能忍,只是
他,昨晚。”祁激动的双手挥舞,有些手舞足蹈。

昨晚梁路喝醉了,一到家门口就大吵大闹,祁同伟连忙到门口架人进门,别看这梁老师一大学教师,文文静静,但是到了祁同伟这,简直就一衣冠禽兽,斯文败类。这喝了酒更是招架不住,连以往身强体健的祁同伟都不免有些怵。

梁从口袋中掏出一纸直直甩在自己伴侣脸上。
“你满意了了,我说怎么做那么多次,你还没怀上。不然根本不会你出了国,你个贱人。”

那是张诊断书,梁路有弱精症。

祁同伟来不及有感想,梁路一巴掌就兜面而来。祁连忙闪躲,却被一把抓住,醉了的梁路力气很大。

祁同伟被一面朝下推倒在沙发上,挣扎想起身,梁路的身子就压了上来。

梁路充满酒味的气息喷在后颈,炙热的欲望抵在股间,祁同伟突然感到害怕。

他扭动着想要阻止自己的裤子被撤下,奈何被一重量不轻的男人牢牢压在身下,挣脱不得。
下身感到一阵凉意,然后就是一阵撕裂的疼痛。
梁路直直捅进去,祁同伟疼的直直吸气。

梁路卯足劲干起来,每一下都直到底。慢慢的进出变得顺畅起来,疼痛中渐渐夹杂着几丝快感,前端也稍稍抬头。祁同伟知道自己是被cao 开了。

下一秒,全身的血液凝固一般,祁同伟感觉被绝望重重包围,喘不过气来。梁路竟然抵在生殖腔开口。

不在发情期,Omega 的生殖器紧紧关闭。祁同伟慌了,无尽的恐惧笼罩他,“不要!梁路!快住手!”

“闭嘴!贱人,让你出国!让你敢甩我!”梁路自顾自使劲往里进。紧闭的小口被迫裂开。
“干死你!贱人!”

好痛!整个身体被撕裂,从最里面开始,仿佛要把自己内外转个位一样。

祁同伟疼的直冒汗,管不来自尊什么的,连忙用尽仅余力气告饶,“梁路,求求你,不要了,放开我!“饱浸痛苦的哭腔并没能阻止梁路的暴行。

祁同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晕过去,他只记得自己已经把一生的泪都流光。

梁路把自己清理干净,就像凶手清理犯罪现场一样仔细。

“梁路他恨我,他恨我...”祁同伟复述到最后,哽咽着,“他这是强迫,是强lofter奸!“祁同伟眼睛涩涩的,却流不出泪。

高育良的手轻轻搭在祁手背上以示安抚。那股淡淡的泉水气味让悲伤难过的Omega安静了,他看向高育良,双眼亮了些。

“同伟啊,我知道你很痛苦。这个梁路确实是混账王八蛋,但你是我得意学生,你要明白,你俩是夫妻,这婚内强lofter奸根本就不被承认。“

祁同伟眼里那点光灭了。

高育良只是深吸一口气,接着开口,“更别说这梁家位高权重,弱肉强食无法避免。“

祁同伟的低着头,没有出声。

“同伟啊,成大事者要能忍他人不能忍之处,要有舍身成大业的觉悟。“

沉默充斥一屋。

高育良送祁同伟到车上,老师一转身进了屋,

祁同伟全部的强撑都瞬间粉碎。 他垂着头,双手攥拳,力气大的指关节都泛白。 


弱肉强食,是啊,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天经地义,就如结了婚,就无婚内强迫性行为一说,自己也不是没吃过梁家的亏,早该明白啊。
心里想通了,也慢慢松开拳。

自己太弱了才会被梁路欺辱,要怪就只能怪自己不够强。倘若要胜天半子,必舍身作子,那受这点罪又算什么。

祁同伟攥着方向盘,眼神坚定,我要胜天半子,不再任人鱼肉。

A面END

求问有小可爱想要一起接龙写文 高祁 沙祁 all祁都可以哒 (///▽///)

大水冲了龙王庙End 赵祁

文笔逻辑常理渣。只是祁花的颜让我好像找借口开车。

3、赵东来不能再郁闷了。 

      看着房间里的另一个人傻眼了。不是说来瓢记么,怎么是个男。这队长大坑货,鸡换鸭好歹提个醒。这样怎么搞啊,何况赵东来还不太喜欢吃鸭肉。 

      那人看赵东来呆站着,径自走来,在赵身前跪下,轻车熟路地抽裤腰带。 赵东来立马醒悟过来,这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唯有硬者头皮上,立马偷偷按下发送键,将预先输好的通知短信发出。

       “等等,还没给你钱呢,要怎么个给你啊。

     “ 那男人抬眼瞟了一眼赵东来,赵东来才发现对方长得还不赖,眼睛大,眼睛有些微微垂着,眼睛亮亮的,那么一瞧,像抛了个媚眼,迷得人心里头痒痒的。

      “不急。“ 声音很好听。

      然后便含住了赵东来。赵东来此刻仿佛无数烟花在脑里无声燃放,还是第一次体验这般刺激,很快就缴械。 

      对方估计没料到赵东来那么快,来不及撤,直直被呛得眼角流泪,不小心一滴不漏全吞了。

      赵东来有些不好意思,撑不过三秒实在太丢人了 

    “第一次?“

     对方笑了笑,擦擦嘴角站起来,一边脱衣服一边领着赵东来到床边。

     “没事,再试一次就好。“

      赵东来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这未免太入戏了。但是这人眼里似乎又那么一抹决绝,正是这仿佛舍身受难的眼神让赵东来不争气的老二又一次抬头。

       他看着对方平躺在床上,向自己勾勾手,“来吧,我已经事先准备好了。“ 

      赵东来觉得不受控制地欺身上前,目光游离小麦色起伏的胸膛,赵东来呼吸粗重的像快喷火。 一切都不重要了,还是个毛头小子的赵东来决定春宵苦短,做了再说。 

4、赵东来真的真的十分非常超级之郁闷。

    “警察扫黄!别动!“

      看着晚不来早不来,偏偏现在才来的同事,赵东来只想翻白眼。还没吃到呢,就结束了 

      他们对整个酒店进行搜查,也将若干人员押回调查。 包括那个有双好眼睛的男人也被带回,然后又被放回。

       后来,那个团伙被缉毒队一举破获,缉拿归案。 原来那团伙还在暗地里贩毒。

       赵东来听说这次的成功是靠一个卧底,不顾危险,潜入内部多日,搜集证据,一举破获。那卧底还身中三枪,命悬一线。

       他脑海立刻浮现那双眼睛,那份决绝。 

     

        再次遇到祁同伟时,对方已是祁厅长,那双眼依旧那么漂亮,只是少了那份坚定决绝,有些空洞。

        赵东来莫名有些心疼。 

End
之前评论的亲们都好聪明!是哒!就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嫖一家人🌝🌝🌝

大水冲了龙王庙(一)赵祁

侦破案情描写无能 常识逻辑渣 文笔渣 这只是个突发脑洞


Summary:赵东来刚入警队时参加了一次扫黄行动,然后遇到了同样在执行任务的祁同伟。 

1、赵东来很郁闷。

     自己明明一青春鲜嫩的小帅哥,第一天上班,就被队长看上了。觉得他长得够老成,一笑就更有流氓味了,很适合去当卧底,佯装嫖客。这队里其他伙计不是结婚了,就是有女友,所说是为任务而假装,但是被知道了搓衣板还是得跪的。 

     单身汉赵东来众望所归,肩负卧底大任。 他们盯着那个团伙很久了,怀疑组织prostitution 以及强迫未成年人。但是对方是个组织分工明确,反侦察意识强,每次现场抓获后却苦于找不到金钱交易的证据。所以不得已决定放出卧底,若对方上钩,便能有依据进行大搜查。

 2、赵东来非常郁闷啊。

      这队长眼睛怎么长的啊,什么眼神,自己就长得那么流氓猥琐么,明明自己是一大好青年,积极参加读书会,风流倜傥说不上,但是文艺气质起码是没问题的吧。 

      但赵警官是爱岗敬业的好榜样,就算心里一万个不情愿,还是认认真真执行。

暗里着迷end 沙祁 高祁

文笔渣 逻辑渣 几乎快翻车的沙祁车 要肾亏了

7、“祁厅长,你似乎经常到你老师高书记家拜访呀,你还挺尊师重道的啊。" 

     彼时,他们在去往目的地的车上 。

    “这高老师是我的恩师,我去拜访老师,是应该的事情,沙书记,您过誉了。” 

    祁同伟本以为这空降新主子从第一眼起就不待见自己,原想这趟行程自己少说少错,加上头天晚上老师就警告自己注意不要急于献媚,沉住气,不要再像上次在陈岩石那丢人显眼。没想到到车上,这一把手还会和自己说话,祁同伟琢磨着,是关心下属呢,还是想以此探探汉大帮真假。 

    “这是尊重师长是优良传统啊,祁厅长不用谦虚啊。”

    沙瑞金看着这公安厅厅长稍俯首点点了头,那眉眼间写满遗憾猜疑,还有点谨小慎微,觉得有些好笑。便不再开口,转头看窗外风景。祁偷偷送了口气,又害怕是否自己答错话,让这一把手不高兴不愿再说话。带着这点纠结不安的思绪在颠簸中渐渐睡着。 

     车上的气氛一时有些安静,安静地近乎尴尬。 

8、视察工作开展很顺利,不提别的,单论工作能力,这祁厅长还是很不错,不亏是高育良的大弟子。到了晚上,基层干部和乡民代表十分热情,非要给办接风宴,推脱不了,沙书记只能答应,但要求一切从简。 

     晚餐菜式简简单单,但是那味道不错,喝的也是那二锅头。当地人十分热情酒量也大,还非要给沙书记敬酒以表谢意,拦都拦不住,祁厅长怕这沙书记万一喝趴下,酒后失态,到时候秋后算账,自己可是又得罪他老人家了。于是果断出手,迅速替领导挡酒,沙瑞金终于能好好吃上两口饭菜,便任由他替了。 

      结果这厅长招架不住群众的热情,愣是喝得站都站不住,沙瑞金让手下帮自己扶着祁厅长回房,便让他们好好休息去。原本想去洗个澡睡觉,却听摊在床上的祁厅长哼哼着,呼吸不顺似的拉扯自己的领子。想了想,还是帮他换了衣服,举手之劳,体恤下属。

 9、酒精的作用一开始是使大脑皮层脱抑制,平日潜藏着压抑着的欲望皆如脱缰之马。
       祁同伟迷迷糊糊中觉得有人在脱自己衣服,他大睁着眼,怎么也看不清,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见那祁厅长挣扎不安,眸子里像蒙上水雾,竟心生不忍,轻抚肩膀安慰,

      “没事啊,是我。“ 

       这安抚像是魔咒一般,那祁厅长即刻平静下来,顺从着让沙把上衣脱下,温顺的让沙瑞金想起给猫顺毛的时候。小麦色的皮肤,肌肉轮廓显现阳刚之美,不突兀,反而极具肉欲,只是上面浅浅深深的疤痕那么刺眼,扎得人有些心疼。

      沙瑞金刚准备去拿更换衣服时,下摆被那原本挺尸的人却一把拽住。那祁厅长用力一翻,跨坐在沙书记身上,只是那眼还是一片茫然游离,现在估计还是大脑罢工,全靠本能而动

      祁同伟解开沙皮带的举动让毕竟也喝了不少酒的沙瑞金瞬间当机,想开口制止的话也忘了。当自己的欲望被温暖紧致的地方包围时,已离婚数月的沙书记顿时觉得全身血液不受控制地朝下流去。

      祁厅长熟练地低头舔舐,像在吃冰棍一般,嘴角扬起有些狡黠得意的笑,面色因酒气晕染有些发红,眼角含春。 

      沙瑞金大喘气,感觉自己快要登峰时,那祁同伟却停了,沙书记被逼的快眼睛发红,却见祁卖力含住自己的手指,弄湿后,往自己后方探去。沙瑞金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这公安厅厅长居然在自己面前扩张自己,沙瑞金觉得脑子顿时嗡嗡作响,像过载地电脑一样无处散热。 

          祁同伟有点着急,匆匆弄了几下,就急忙对准,往下坐,有点紧,准备不够,但那祁厅长拿出英勇就义的派头,明眸此刻紧闭,高昂脖颈。沙瑞金也不太好受,生生被箍的难受。开头难,祁靠重力一坐,双方都惊呼一声。祁同伟疼的额头带汗,仍咬牙自己动了起来。而沙瑞金此刻除了爽,什么也不知道。等他回过神来,和身上人的视线撞在一起,祁同伟那双招子溢满水雾,眼角横生媚意,直直看着沙瑞金,嘴角含笑,沙瑞金仿佛看到了那个照片中的祁同伟,眼中爬满欲望之色,就着还在祁同伟体内,一把换了位置,狠狠地将祁同伟钉在身下。 

       欲望如洪水猛兽,一决堤,一发不可收,沙瑞金觉得淡定从容如自己,也受不住得想要将这人狠狠地死死地干,直到他没力气去想靠谁的山头,直到他肯戒了那些,那些恶习。沙瑞金又快又狠,祁同伟有些不习惯,难耐地几欲角弓反张,小兄弟支棱着顶着沙瑞金的小腹。呻吟多的关不住,尽数漏出。 

      祁同伟在极乐与难耐之间沉浮,沙瑞金加大冲刺力度,随后一股热液尽数she 入,祁同伟眼前一片白茫,他也到顶了,白色汁液直直泻在沙瑞金和自己的身上。 

     “嗯~老师“ 

     轻轻地一声叹息,几不可闻。

     但沙瑞金到底还是听见了。 

     他的眼色暗了又暗,然后缓缓退出祁的身体,点了根烟,毁了他戒烟半年的努力。

END(突然发现老高好像并木有正式出现过,对不住啊,老高,不要击毙我啊ಥ_ಥ)

      高育良觉得最近这新书记看自己的眼神有点渗人,有点像杀父之仇或夺妻之仇。

     难道我的诡辩法如此拉仇恨么?怎么肥四?——有些懵的高书记

暗里着迷 (高祁 沙祁)

高祁 沙祁 逻辑已死 文笔渣OOC

4、那照片像是烙进沙瑞金脑里,每每看见高书记,总是突的冒出祁同伟的无垢笑容和那双亮亮的招子。祁同伟善于见风使舵,势利至极,谁是当权者就对谁极尽谄媚讨好,对那些无关紧要者不屑一顾,虚伪如他,却对那快退下的老狐狸却是如此一如既往,大抵他不多的真心是尽数托付给了这老狐狸。不知为何,沙对那祁同伟是在意上了,身边人谈起时,也比以前认真听,偶尔还会插嘴问问。所以大致也知道了这公安厅厅长的身中三枪,鬼门关走一趟的英雄事迹。还有和梁璐种种。

5、沙瑞金最近看高育良越发觉得暗自愤愤。沙瑞金爱才,连李达康那样霸道独断的主都愿费心保全。而祁当初不惧刀枪,满腔理想却被梁家仗权碾压。祁厅出身贫寒,无权无势,在淫威下反抗不了,最终低头卖给梁家。这简直就是逼良为娼,巧取豪夺。而高育良呢,身为师长,却不作为,抱臂旁观,任由爱徒痛苦沉沦,变成今日人人不屑的小人。而祁同伟却还依旧对这姑息的帮凶好,这祁厅长是有多傻,沙瑞金不明白,有些气结。不过高育良当时只是名教师,也许是心有余力不足。那如果当初在祁同伟身边的是自己呢?沙瑞金总在想,一切都会不同了,自己定能出手相救,国家会多一名像李达康、易学习那样兢兢业业的好干部。一个寒门子弟的真心也得以保存。还有,还有那祁同伟就会像对老狐狸那样只对自己笑,那样真心实意地笑。

6、再后来,沙瑞金有了一次和这不时盘旋脑内的祁厅长有了一次独处机会。他俩一次下乡考察治安管理情况。为提倡廉洁办公,沙书记表示两个大男人,无所避讳,不必浪费一间房的钱,两人挤挤,安排一间双人间足矣。

TBC。。。
大概下次更就能完结了,想写车却没驾照。

暗里着迷(高祁 沙祁)

逻辑常识已死 文笔渣 

summary:沙瑞金发现祁同伟频繁在对门的高育良家里过夜。

 1、这是第四次了。

 这个月的第四次,沙瑞金下班回宿舍,看见对面门口又停着公安厅厅长的车。沙瑞金知道祁是高的学生,师生情谊,登门拜访是正常不过。而且皆传这祁厅长其为靠吹吹捧捧上位,为讨好拉拢政委书记,屡屡登门也是不奇怪。 但是屡次过夜倒似乎有些匪夷所思,难不成这师徒俩还真彻夜畅谈,把酒论时事?漫不经心地想着,拿钥匙进家门。将那点好奇一并关在门外,抛之脑后。

 2、沙瑞金是红二代,根正苗红,心怀宏图,一派正气。对祁同伟这样伏低做小,四处献媚的轻浮势利小人自然是瞧不上,可以说是压根不放在心上。但是高育良却不同,教授出身,识时事,城府深,谨慎缜密,一套辩证法玩的是得心应手,信手拈来就成诡辩法,颠倒黑白,还叫人不得不服。像这样的老狐狸,马上快退居二线,应该懂得明哲保身。为何还不懈地推荐他那口碑不佳,众人嫌之的学生。且这举荐维护的架势,颇有点昏君为宠妃不顾一切的味道。当真是爱徒心切么,还是这祁厅长有什么未知的过人之处。

 3、后来沙瑞金出访汉大,慰问教工学生,做激励学子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讲座。在行程中,校方领着参观校史馆时,一张照片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一张十多人的黑白合照,第一排左数第三个,那双招子亮得让人挪不开眼,那是年轻时的祁同伟,之前没怎么在意看,这才发现祁同伟有一双漂亮的眼,灿若星辰,照片上他笑的很开心,很纯净,像一汪清泉。手搭在一旁坐着的高育良肩上,那老狐狸年轻些的脸上挂着一抹宠溺的微笑,连眼里也含了笑容。 沙瑞金愣愣地盯着,这相中二人出奇的般配自然,不知为何心里泛起一丝丝说不出的感觉,闷闷的,不太舒服。 TBC。。。

Ya don' need 'em 

by Ricksbowlegs 

未授权翻译 侵删 英语渣

 一、Unsheltered 

又是这样子。

两周里已经是第四次了,而且整组人都能感觉得到。见鬼!他们可以闻得到。

 Daryl把这情况频繁出现的原因归咎为他们在监狱之后面临的缺乏安全保障的情况:缺少食物和水,低程度的情感,缺乏庇护的地方或者其他任何形式的安全保障。

 Rick的不安愈发明显,他试图躲在队伍末尾来隐藏自己的糟糕情况。但是涉及到Omega的热潮时,Alpha的鼻子是难以被糊弄的。

 Daryl也走在队尾,以善解人意的沉默跟在他们的领导身边。但是他会来来去去,不时到丛林里去--当然还时刻听着距离--去打猎或者接近队伍而不让他们看见 ,为了不去挑战Rick的脾气同时尊重他的私人空间。

Rick余光扫到他但是没有抱怨,他明白最好不要去尝试让Daryl放弃他那Alpha的保护欲本能,另外,Rick也对挂在Daryl肩上的越来越多的松鼠印象深刻。猎人总会骄傲地挺起胸膛当他能为Omega提供食物时。 

Tryeese和Sasha值第一轮守夜。他们这些天走得相对仓促来尽可能拉开与Terminus的距离。现在天色已晚,他们都已经精疲力尽。Rick身心疲惫,所以Daryl一边关注着Rick的同时一边给他一些私人空间。

 Omega把睡着的Judith抱在胸前,他的背靠着树干。他的一只手在那小小的背上轻抚着画着圆圈,另一只手扶着女儿柔软的头发。甜甜的,轻快的笑容充满了他漂亮的脸上。

Rick现在应该要休息,但是至少他的脸色比今天下午的时候要轻松一下。再次能有她的女儿在身旁,在担心她的安全后,确实能让Rick平静下来。 

这是一副多么暖心的画面,如果Daryl不是那么警惕其他Alpha看向着Rick的方向并蠢蠢欲动,特别是Abraham。 

那个混蛋是新来的,Daryl知道,但是如果他以为这样就可以盘旋于Rick身边,一边嗅Rick的气味一边调整他的裤子,并向Rick投去充满欲望的眼神,那他真的就是想太多了。猎人把他的眼睛牢牢锁住他们,准备好随时迎战。虽然Daryl并不是要要在Omega身上盖上所有权或者是战胜其他Alpha。

对于每一个Alpha来说,很有必要去保护Rick和他的孩子,但对于Daryl,这些都是基于深爱和对Rick的尊重。所以,不,这并不是关于宣布占有权,对于Daryl而言。这比那还要负责深情许多。Daryl已经认定了Rick是他的Omega,他决定用他余生来向Rick证明他是一个合格的alpha。 

但是Rick的热潮至少持续三天,之前有过相似的情形而且一个Alpha往往不足以让Rick满足,至少在路上而没有遮身之处成结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所以现在的Omega会选择自己的一小队Alpha在路上,为了得到保护和缓解热潮。但这做法让Daryl生气。

因为对于Daryl来说,他会照顾好Rick那破碎但依旧顽强的小家庭,找到一个危险无法波及的比监狱更安全的地方。他会保证他们吃饱,温暖和安全。他会提供一切他们这一辈子可能需要的东西。在那里,他俩某一天将会结为伴侣。那个地方就在这外头。他们要做的就是找到这样一个地方。 

Rick调整了一下他的位置,将Daryl和其他Alpha的注意力又集中到自己身上。 

年轻一点的男人纠结着调整成一个跪着的姿势,小心翼翼地不要惊扰到他宝贝的婴儿车。他不时小声叨着什么,放空着自己,让自己疲惫的身体躺下睡觉。 

Daryl不得不发出怒吼,但Abraham太过靠近Rick。

最为一个新人,那个红脖子还是不具有声明自己的权利但是大家都知道他对此有多么渴望。但是他不了解Rick并且没有权利去宣布所有权。 

让Daryl欣慰和松一口气的是,Rick给了Abraham一个警告的眼神--意味着不,现在不是那个时候--而且走开了。

领导的眼神与Daryl相遇,并向他走来。 “需要什么帮忙么?”他问并等待Omega的回答。Rick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喜欢被当作无助的被保护的生物,实际上他痛恨这样。

所以Dayrl只在他说可以的时候才去帮助他。 首领点点头,并一手努力将Judith放在地上,在弓箭手身边的毯子拉直,另一手抱着熟睡的Judith。Daryl坐直起来帮Rick完成,并帮Rick屈腿坐在他身边。“谢谢你。”Rick说到并小心翼翼地将Judith放在展开的毯子上而不吵醒她。“好叻!Judy,很好很温暖。”他低语着,朝女儿笑着,把毯子裹在她身上。

 Daryl眯着眼睛,好奇地看着年轻的男人快速扫视了一眼营地后,卸下枪膛,将它放在地上。他躺下来,将Judith安全的包围在他和Daryl之间。 

Daryl面朝着Rick躺下,月光照亮了营地以及Rick的脸,在Daryl那侧投下阴影,这样他就可以窥视所有他想看的而不被发现。

但是Daryl知道Rick试图在这坚硬灰尘累累的地上躺的舒服点时,能感受到他灼热的视线。他这么做的时候,他蠕动着离Daryl更近些,近到他几乎能感觉到年轻男人的灼热呼吸喷在脸上。稳稳地将Judith夹在他俩之间,Rick伸手拦住了那一小团,他的手轻轻抚着Daryl。(Judith)

 “不要再看着我,快睡觉。”Rick低语着,闭着眼。 

“好吧,但是我宁愿整晚看着你。”他回复,Omega温柔地笑了并更加靠近。

 Rick呼吸更加急促了。就是这样的举动让Daryl快抓狂,Rick养成了令人精神备受煎熬(心猿意马?)的行为习惯,这让Daryl在想,Rick这么做的原因到底是把他当成唯一的Alpha还是仅仅是屈从于他的感觉而玩这样的把戏。 

但是自从他们又再一次找到对方了,在监狱之后和claimers的恐怖经历——他们不仅试图强奸Rick,还试图伤害Carl,现在还没有安定下来的,令人开心的时刻待在Rick身边的渴望(tendency)——别提晚上睡在他身边,变得越来越难以忽略。 

Daryl低头看着Judith的小脸,她平静地在睡着,即使周围可能有无尽的危险包围着她--然后看向Rick。强烈的保护欲充满他全身,所以他用手同时拦着他们,让他们保持温暖,保护他们免除任何降临在晚上的危险。

他甚至决定加强Tyreese和Sasha的守夜,只是以防万一。

 Judith的轻声哭闹将Daryl从他不自知的睡眠中拉回来。好事是他可以继续警戒。 ick已经醒了,他跪着当Daryl睁开眼并看着他的孩子,嘴里喃喃着“嘘嘘”来让她安静。

 Daryl揉揉眼睛并扫视了一下营地。现在是深夜,大部分都已经睡着了。

 “怎么了?她还好吗?”他问道。

 “她可能是饿了,我没有闻到什么,”Rick说着并请下身子去嗅Judith,“呐,她很好,”他说着,眼睛回来注视着Daryl,很可爱滴揉了揉鼻子,即使他说什么也没闻到。 “她有剩下的奶粉么?” “不多,但是现在还是够的。”Rick担忧地说。

Daryl讨厌听到Rick那样的语气。“你可以看着她,当我在冲奶粉的时候?” “当然了”他说,Rick点头致谢,然后站起来去找给她冲奶粉。Daryl坐起来挠Judith痒痒,“你应该睡觉,难道你没有看到你爸比很累么?” 她喃喃着回应,嘟起她的下嘴唇。

当Rick拿着冲好的牛奶时,他看起来比之前轻松一点,甚至还扯出一个明亮的笑容。 “我找到更多,”他说着,跪下去在Daryl身边,“藏在她的纸尿裤那里。但是还是量很少。” “很好,至少我们还是找到一点,”Daryl说,一边帮着Rick让Judith在他怀里有个更舒服的姿势,这样首领就能把奶瓶给她。 “我们会的,”Rick的语调是坚定的乐观的,并给Daryl另一个明亮的笑容。

他这些天给了很多这样的笑容。好吧,在相信他的女儿死了以后,再次得到他的女儿,Daryl能怪他么?“我很抱歉,我们吵醒你了。” “没事,”他咕噜着。“反正我要去放个水。” Rick又笑了,但是他的眼睛一直盯着Judith,看着她贪婪的喝着奶。

 Daryl站起来并伸展他酸痛的四肢。 “小心点,”Rick对走开的Daryl喊道。 他在不远处排空他的膀胱,让Rick在他的视线中,当他刚要回去营地的时候,他左侧的一个树枝突然折断,然后右侧两根树枝也接连喀嚓。

他快速完全进入警戒,举起他的弓准备瞄准。有影子正在靠近——丧失无疑。 “握草,”他诅咒着,尽快回到了营地。

“Sasha!Tyreese!丧失从南边来了,至少有十二个。大家快起来!” 不到十秒,大家都起来了,拿上各自的武器,匕首、弯刀、武士刀都集合了。 “Carl!”Daryl听见Rick在后面叫唤,他转过身面对他。

Omega依旧抚着Judith正在喝的的奶瓶。立刻,Carl来到他的身边,张开手臂将他的妹妹从父亲怀里接过来。 “待在这里。保证他们安全,”他说,Rick手持弯刀,正准备冲到那一排树那里——第一批丧尸出现的地方,Daryl一手拦住他的胸阻止他,然后转身用箭射中一只丧尸大张的嘴巴。 

至少有一打,15至少,但是他们及时将他们都灭掉。现在他们要做将尸体清理的肮脏累人地工作。 他们拖拉着尸体,并将他们在营地周围排成一个圆圈来掩盖气味,以防止有更多丧尸出现。

 Rosita和Abraham第一轮守夜。Daryl不能入睡,所以他靠着树,用一块破布清理他弓箭上的血。 “嘿,”Rick走近他说道,抱着Judith,因为Carl在篝火旁已经睡着了,离它们不到两步距离,就像这样,年轻一点的男人将他宝贝的屁股放在Daryl右边。

 “mmmh”他喃喃道,快速瞄了一眼Rick,然后目光回到他的任务上。 “刚刚那是什么?” 他知道那指什么,但是他想Rick来说,“什么?” “你叫我和他们呆在一起,”Rick看着他的孩子说道。 “你才刚刚找到你的宝贝女儿。你没道理第一时间去冒生命危险。”他看见Rick准备反驳,所以他打断了,“并不是因为你是Omega。而是因为你是他们的所有。” Rick盯着他,脸上的表情无法判断,一会儿,他摇摇头。“他们还有你,他们有全部的你。” “但是,你还是他们的父亲,你应该尽可能多时间和他们在一起。这个世时,你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Rick默默点了点头。

 “我们有足够的人去控制局面,这就是我要说的意思。”Daryl说道,余光快速看了一眼Rick,Rick看着前方,眼神放空,思考着。这是最好的方式他能解释的而不是笼统的说我想让你安全。Rick并不喜欢因为他的Omega身份被区别对待。

 “我很感谢这点,”Rick看着Daryl的眼睛说道。他注视着他一会,却是第一个转移视线的,害怕他的爱会太多的泄漏在凝视中。 黎明将近。Rick倾斜身子靠在树干上,和Daryl肩靠肩,一个睡得不省人事的Judith靠在他胸前。“你应该尝试去睡觉。”他随口说道。 “我俩都应该,”他说,过于仔细地擦着箭尖,让他不知该放哪里的手有点活干,“特别是你进入——”他停下来观察Rick的反应。

 “我知道你感觉到了。我只是尽力尽可能久得压制它。” “你看起来很累。去睡会吧,Rick。你需要这个。” “但是我吵醒你了。我活该醒着,’Rick说,笑的甜甜的并给了Daryl一个甜蜜的表情。 “不是你,”Daryl朝Judith努努嘴,点了点头。“这都是她的错,而她不反省一下自己。” Rick咯咯笑道,低头看向女儿,“她很抱歉。” “她最好是,”他道威胁嘲笑道。然后又可以见到,徘徊的凝视伴着蓝眼睛里的神秘的闪烁。

 第二天,在灼热的阳光底下行走。太阳所及之处皆是酷热难耐,所以他们保持走在森林里。树木还可以帮他们阻挡丧尸。然后他们听到呼救声。是Gabriel神父,一个让自己陷入危险境地的牧师——困在一块大石头上,而底下被丧尸包围。

 作为救命的答谢,那个男人带他们到他的教堂。这已经是个很好的地方来休息和睡觉,而不用忍受树杈(气生根么?roots)划擦他们的背和丧尸爬向他们。这个牧师还知道去哪里获取食物,很多食物。 Daryl将几壶水搁在其中一个板凳上,然后走向Rick,然后检查他们收集的物品清单。他们现在有理由心情轻松些了。但是Rick。。。Rick在发亮。

 Omega立刻回视他,依然笑的很明媚,拿着一罐奶粉让弓箭手看到。Daryl挪进了点,这样Rick就可以给他看所有他找到的给 Lil’ ass-kicker的东西。有尿不湿,至少五罐奶粉和一些粉色、黄色的外套。Judith像颗种子一样生长得很快。 “告诉过你,我们会找到更多的。” 我们,也许他只是解读过度了而已。 ”她会变成小团开心,当她看到这些。“ Rick咯咯笑了,确实对他的发言笑了。

 Daryl回过头,享受大家脸上的快乐,但是他的目光回到Rick和Tyreese ,Tyreese站得离Omega太近了,Daryl认为。

那个混蛋甚至还敢把手放到Rick的腰上,将他的脸埋在那卷发中,深深吸气,Rick闭上眼睛,身子向后倾斜,靠在那个高大的Alpha身上。 如果视线能杀人,Tyreese会成为过去式。Daryl双手握拳,直到他的关节变白,极度想要去殴打什么,Tyreese是首要选择。他需要出去,于是他强迫自己走开,想要走出教堂去吸口烟和理清自己的头脑,但还是因为离自己两步远的首领停下了。

 “Hey.” Daryl停下来并转过身。Rick从其中一个板凳上抓起他的AK47并走向他,完全无视掉那些Tyreese投来的嫉妒的目光。Daryl讪讪笑道。 “我们应该在天黑之前检查一下周边。” “当然,”他说,然后跟着Rick走出去。

他跟着Rick时,不能自已地目光上下扫射着Rick的精瘦的身体。他体内的Alpha欲望变得越来越难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