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腐宅晚期已弃疗

只想吃肉,好想开车

风月宝鉴 第一回--俏阿京独守空房 痴阿罗单会嫂子

啊啊啊!第一次写文好鸡冻啊!因为最近饿的不行!又被各位太太的文撩拨得不要不要的!所以决定也来自割腿肉

这个脑洞是来自红楼梦里凤姐儿和贾瑞的 我是文渣文渣文渣 还是话痨话痨话痨

文中的设定是借用了五仁太太的小夫人一文 我母鸡肿么放链接 (我跟太太申请了 但是太太还木有回 我已经等不及了 就先放了 希望太太不要介意 如侵删~)五仁太太的小夫人写的可萌可好看了 文里的罗聚聚被我写崩了 我只是假罗聚聚之身满足我对京包子的痴汉

文渣文渣我是!有句老话说得好 能和我动手的别跟我动嘴 好与不好 各位您多捧(说的好像会有人看一样T^T)请勿上升到真人



开春时节,院子里的红杏肆意嫣红,好不叫人怜爱。新晋当家夫人(大雾)阿京呆立在后院,直愣愣地盯着那支欲出墙的红杏,满心想着他家那白发老头子,镖局的大当家出镖已好些时日了,竟还不回来,那老头要还敢不回,就不怕我效仿那支红杏爬墙么!越想越气,一张包子脸鼓了又鼓,末了却还是长长叹了口气。


正想转头回去,猛然从假山后走出一人,只见那人一身黑色骚黑洋服,一头不寻常的卷发,大步向前向对阿京说到:请嫂子安。阿京猛一惊,反射性将身往后一退,脸上方才的哀怨愤懑来不及收起,又突的填上惊吓。他疑惑地看向来者,半晌才记起:“这是罗大爷不是?”阿罗道:“嫂子连我也不认得了?”阿京自觉不好意思,忙道:“不是不忍得,猛然一见,没想到罗爷会在这里。 ”

 

原来这位罗爷正是城里大名鼎鼎的“当铺大王”之子,裕泰兴当铺现任掌柜阿罗。在同一城里,豪强们大抵都会相互认识,而阿罗和胜记镖局的大当家老陈在业务上往来频繁,这俩煞星,一个热衷切瓜砍菜杀杀杀,一个狂热马车连环撞炸炸炸,在迷信暴力这点上臭味相投,故结义金兰,以兄弟相称。 阿京虽然刚进门不久,多少还是见过几面,但他怎么也料不到这罗掌柜自大哥喜宴上初见这圆脸嫂夫人后,竟念念不忘。这不,趁这会功夫,直盯着嫂子那张嫩色菱角嘴,真是一张看了就想吻的嘴啊!阿罗心想。 


阿京见对方半天无语,有些困惑,想起过门都是客,连忙往里屋请,“您是来找胜哥的吧,当家的走镖去了~”阿罗听着他那些许糯糯浑然天成嗲嗲的声音,只觉得骨头都要酥麻了。一把握住小嫂子的手,用力过捏了捏,一双武者的手在阿罗的大手中却显得格外小巧讨喜。“嫂子不必见外,我这次来不是找大哥,听闻大哥离家已有些日头,怕嫂子在家寂寞,想陪嫂子解解闷儿。”完了,还嫌不够,又用指腹细细摩搓嫂子的手背,一张大嘴快笑咧至两鬓。


 阿京此刻犹如五雷轰顶,脑子哄的一下炸的一片空白。他又不是傻,好歹也和老陈共赴过巫山云雨,自然晓得这阿罗的用意。顿时胸中腾的一腔羞愤,想要发作,却又顾及他是老头儿的拜把子兄弟,只得硬生生压下熊熊怒火,把手一抽回,挤出一丝假笑道:罗爷时候不早了,你回去吧。”话音未落,便转身翻了几个白眼,丹田运气向远处家丁道:“福宅!送客!” 


阿罗自知过于猴急,只得悻悻作揖告辞。预知这叔嫂二人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7)

热度(10)

  1. 嗡嗡嗡的小汤圆死腐宅晚期已弃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