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腐宅晚期已弃疗

只想吃肉,好想开车

风月宝鉴 第二回 嫂夫人怒断情丝孽缘 小叔子偶得风月宝鉴

啊啊啊!第一次写文好鸡冻啊!因为最近饿的不行!又被各位太太的文撩拨得不要不要的!所以决定也来自割腿肉



这个脑洞是来自红楼梦里凤姐儿和贾瑞的 我是文渣文渣文渣 还是话痨话痨话痨



文中的设定是借用了五仁太太的小夫人一文 我母鸡肿么放链接 (我跟太太申请了 但是太太还木有回 我已经等不及了 就先放了 希望太太不要介意 如侵删~)五仁太太的小夫人写的可萌可好看了 文里的罗聚聚被我写崩了 我只是假罗聚聚之身满足我对京包子的痴汉



文渣文渣我是!有句老话说得好 能和我动手的别跟我动嘴 好与不好 各位您多捧(说的好像会有人看一样T^T)请勿上升到真人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了 各位打我吧 好想在下章写肉。。。啊啊啊啊。。。老陈快回来吧。。。
以下正文



这日,家丁福宅一路小跑迈进书房时,看见自家夫人叼着狼豪倒立,抬头望见案上搁的书信,心下顿时了然,小夫人这是在发功酝酿如何给当家的回信呢。 


“说吧,这么着急做甚。”这会儿放神功夫,阿京早已一个翻身大马金刀坐于案前。福宅看着夫人那双亮极的眸子,咽了咽口水,道:“裕泰兴的罗爷来打探夫人在不在家,说要拜访夫人。” 


“哼,那畜生竟然还敢再来。”阿京怒极,福宅不明所以,忙问。阿京便将上次在后院阿罗不请自来和所言所做说于福宅听。“果然好玩不过嫂子!!!”福宅一惊口不择言,一瞧小夫人脸色不对,赶紧改口“这罗爷也太不是了,那夫人还出去见他么?不然小的找个理由给拒了。” 


阿京双目一转,拍案而起,道:“不必了,我这就去会会他,把事给说个明白,以防胜哥日后难做。”说罢,前脚刚踏出,方想起什么,回头故作凶狠对那家丁说:“这事不许叫当家的知道,不然小心我片了你做烤鸭。” 

那福宅眨巴眨巴眼,也不知是否听进去了,是否有被小夫人的话给唬住。 


话说那罗掌柜在大堂背手踱步,一派自在大方,一转身看见那心心念念的人一袭月白,大步流星而至,那心上人一双明眸亮的若星辰,就算此刻脸上神色冷如霜也掩不去那眼角饱含的春色。 


“给嫂子请安了。” 阿京置若罔闻,也不招呼,自顾自落座,眼也不抬冷语道:“罗爷,您是胜哥义弟,今个儿有啥话,咱们就在这说个明白。。。”

“嫂子不急,”阿罗挥手招呼随从拿来一物,径直凑前递于阿京,“我这几天得了一宝物,想来极配嫂子,顾特来献宝,嫂子您看看欢喜不?” 


只见那是一把八面汉剑,剑身长而窄,端的是威严平直,剑鞘上还以美玉饰之,这汉剑入鞘朴实无华,出窍则锋芒毕露。阿京自幼习武,一瞧这宝贝,自然心里很是喜欢,奈何却是献宝的却是这冤家。 


“你拿回去吧。” 

“嫂子不喜欢吗?” 

“你和胜哥是结拜兄弟,胜哥待你不薄,可千万不能对不住你义兄。”

阿罗笑道:“嫂子这是何话,都是一家人,哪有什么对不住对得住的。” 

“你说啥玩意儿!”嫂夫人一听气的跳脚,“谁和你一家人了,我不过念在你与胜哥情义才不发作,你可不要过分了。”

“嫂子.......”

“别介,”阿京手一挥道:“你记好了,当日之事咱俩当没发生,也不要叫胜哥知道,让他难做,咱俩以后没啥事就少来往,免生事端。你走吧”说罢头也不回地离去。 


剩那罗掌柜手捧汉剑,一脸泫然。 


话说那罗掌柜自上回嫂夫人把话挑明,自知理亏,也不好再寻借口登门,便成日闷在家中,精神倒有些萎靡。 


这日,当铺朝奉端来一物予罗掌柜瞧,听那朝奉说是一位黑面青年,说是缺银两难以购入新藏品,遂不得已暂且拿这旧藏品来周转,说是三日后定来赎回。 


那物什不是别个,是一面宝鉴,正反皆可照,镜身通亮,背面刻着“风月宝鉴”四个字。


 “对了,掌柜的,那黑面男子说了,反照可去心中魔障,但切不可正照。”不知这罗掌柜得这宝鉴又会发生何事,且看下回分解。

评论(11)

热度(8)

  1. 嗡嗡嗡的小汤圆死腐宅晚期已弃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