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腐宅晚期已弃疗

只想吃肉,好想开车

风月宝鉴 第三回(上)--罗掌柜险丢魂魄宝鉴中 陈当家妙翻红浪绣被里

啊啊啊!第一次写文好鸡冻啊!因为最近饿的不行!又被各位太太的文撩拨得不要不要的!所以决定也来自割腿肉 这个脑洞是来自红楼梦里凤姐儿和贾瑞的 我是文渣文渣文渣 还是话痨话痨话痨  

文中的设定是借用了五仁太太的小夫人一文 我母鸡肿么放链接 (我跟太太申请了 但是太太还木有回 我已经等不及了 就先放了 希望太太不要介意 如侵删~)五仁太太的小夫人写的可萌可好看了 文里的罗聚聚被我写崩了 我只是假罗聚聚之身满足我对京包子的痴汉  文渣文渣我是!

有句老话说得好 能和我动手的别跟我动嘴 好与不好 各位您多捧(说的好像会有人看一样T^T)请勿上升到真人

我觉得力挽狂澜后还是欧欧西了…...


罗掌柜收了镜子,想道:“这镜子倒有趣,我何不照照。”

于是端起宝鉴,照了照背面,却只见一白额又凶又狠,双抓略按地,合身向前一扑,血盆大口一张,霎那间耳边一阵狂风怒吼,那大虫竟似要生生扑出镜子,阿罗被这一惊,吓的连忙掩了,怒骂:“那混账黑脸,如何唬我!”转眼一想,我倒要看看正面如何,想着又照正面,


这一照,阿罗愣了,那小嫂子竟在镜中招手,阿罗迷糊着仿佛入了风月鉴里。 只见那阿京外罩长黑披风,伸手将罗掌柜拽至床旁,双手一推一抚,阿罗便跌坐榻上。 


罗掌柜如临大敌,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眼珠都快瞪出来,阿京嘴角微翘,露出一个狡黠的笑,略微圆润可爱的指头一抽一解系带,那披风顷刻落地,底下竟未着片缕。 


再话说这陈府近日很是热闹,原来是那陈大当家领着一众镖师归来,毫发无损。 


陈当家迈着虎步,一脸迫不及待,刚至房门口,只见门快速一启一闭,倏忽一苹果当头飞来,阿胜随手稳住那果子道“要是摔坏了多浪费啊。” 

又见房内没丝毫动静,阿胜无奈笑道,“怎么?还不让我进去,难得我回来就急忙来见你,还带了好东西给你。”语末还带上了几分委屈。 


半晌,门开,满脸不待见的阿京在门后气鼓鼓的翘着嘴,阿胜却只觉得那包子脸无半点震慑,却像是刚用蒸笼蒸熏后,热气腾腾,一副叫人食指大动的模样。不知那三人又会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对!我就是这样厚颜无耻,本来想三回就结束,想一次写完了再放上来,然后我便秘难产这么多天,就无耻地更了这么一丢丢。啊啊!我去以毒攻毒,喝点马兜铃酸补补肾。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