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腐宅晚期已弃疗

只想吃肉,好想开车

Ya don' need 'em 

by Ricksbowlegs 

未授权翻译 侵删 英语渣

 一、Unsheltered 

又是这样子。

两周里已经是第四次了,而且整组人都能感觉得到。见鬼!他们可以闻得到。

 Daryl把这情况频繁出现的原因归咎为他们在监狱之后面临的缺乏安全保障的情况:缺少食物和水,低程度的情感,缺乏庇护的地方或者其他任何形式的安全保障。

 Rick的不安愈发明显,他试图躲在队伍末尾来隐藏自己的糟糕情况。但是涉及到Omega的热潮时,Alpha的鼻子是难以被糊弄的。

 Daryl也走在队尾,以善解人意的沉默跟在他们的领导身边。但是他会来来去去,不时到丛林里去--当然还时刻听着距离--去打猎或者接近队伍而不让他们看见 ,为了不去挑战Rick的脾气同时尊重他的私人空间。

Rick余光扫到他但是没有抱怨,他明白最好不要去尝试让Daryl放弃他那Alpha的保护欲本能,另外,Rick也对挂在Daryl肩上的越来越多的松鼠印象深刻。猎人总会骄傲地挺起胸膛当他能为Omega提供食物时。 

Tryeese和Sasha值第一轮守夜。他们这些天走得相对仓促来尽可能拉开与Terminus的距离。现在天色已晚,他们都已经精疲力尽。Rick身心疲惫,所以Daryl一边关注着Rick的同时一边给他一些私人空间。

 Omega把睡着的Judith抱在胸前,他的背靠着树干。他的一只手在那小小的背上轻抚着画着圆圈,另一只手扶着女儿柔软的头发。甜甜的,轻快的笑容充满了他漂亮的脸上。

Rick现在应该要休息,但是至少他的脸色比今天下午的时候要轻松一下。再次能有她的女儿在身旁,在担心她的安全后,确实能让Rick平静下来。 

这是一副多么暖心的画面,如果Daryl不是那么警惕其他Alpha看向着Rick的方向并蠢蠢欲动,特别是Abraham。 

那个混蛋是新来的,Daryl知道,但是如果他以为这样就可以盘旋于Rick身边,一边嗅Rick的气味一边调整他的裤子,并向Rick投去充满欲望的眼神,那他真的就是想太多了。猎人把他的眼睛牢牢锁住他们,准备好随时迎战。虽然Daryl并不是要要在Omega身上盖上所有权或者是战胜其他Alpha。

对于每一个Alpha来说,很有必要去保护Rick和他的孩子,但对于Daryl,这些都是基于深爱和对Rick的尊重。所以,不,这并不是关于宣布占有权,对于Daryl而言。这比那还要负责深情许多。Daryl已经认定了Rick是他的Omega,他决定用他余生来向Rick证明他是一个合格的alpha。 

但是Rick的热潮至少持续三天,之前有过相似的情形而且一个Alpha往往不足以让Rick满足,至少在路上而没有遮身之处成结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所以现在的Omega会选择自己的一小队Alpha在路上,为了得到保护和缓解热潮。但这做法让Daryl生气。

因为对于Daryl来说,他会照顾好Rick那破碎但依旧顽强的小家庭,找到一个危险无法波及的比监狱更安全的地方。他会保证他们吃饱,温暖和安全。他会提供一切他们这一辈子可能需要的东西。在那里,他俩某一天将会结为伴侣。那个地方就在这外头。他们要做的就是找到这样一个地方。 

Rick调整了一下他的位置,将Daryl和其他Alpha的注意力又集中到自己身上。 

年轻一点的男人纠结着调整成一个跪着的姿势,小心翼翼地不要惊扰到他宝贝的婴儿车。他不时小声叨着什么,放空着自己,让自己疲惫的身体躺下睡觉。 

Daryl不得不发出怒吼,但Abraham太过靠近Rick。

最为一个新人,那个红脖子还是不具有声明自己的权利但是大家都知道他对此有多么渴望。但是他不了解Rick并且没有权利去宣布所有权。 

让Daryl欣慰和松一口气的是,Rick给了Abraham一个警告的眼神--意味着不,现在不是那个时候--而且走开了。

领导的眼神与Daryl相遇,并向他走来。 “需要什么帮忙么?”他问并等待Omega的回答。Rick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喜欢被当作无助的被保护的生物,实际上他痛恨这样。

所以Dayrl只在他说可以的时候才去帮助他。 首领点点头,并一手努力将Judith放在地上,在弓箭手身边的毯子拉直,另一手抱着熟睡的Judith。Daryl坐直起来帮Rick完成,并帮Rick屈腿坐在他身边。“谢谢你。”Rick说到并小心翼翼地将Judith放在展开的毯子上而不吵醒她。“好叻!Judy,很好很温暖。”他低语着,朝女儿笑着,把毯子裹在她身上。

 Daryl眯着眼睛,好奇地看着年轻的男人快速扫视了一眼营地后,卸下枪膛,将它放在地上。他躺下来,将Judith安全的包围在他和Daryl之间。 

Daryl面朝着Rick躺下,月光照亮了营地以及Rick的脸,在Daryl那侧投下阴影,这样他就可以窥视所有他想看的而不被发现。

但是Daryl知道Rick试图在这坚硬灰尘累累的地上躺的舒服点时,能感受到他灼热的视线。他这么做的时候,他蠕动着离Daryl更近些,近到他几乎能感觉到年轻男人的灼热呼吸喷在脸上。稳稳地将Judith夹在他俩之间,Rick伸手拦住了那一小团,他的手轻轻抚着Daryl。(Judith)

 “不要再看着我,快睡觉。”Rick低语着,闭着眼。 

“好吧,但是我宁愿整晚看着你。”他回复,Omega温柔地笑了并更加靠近。

 Rick呼吸更加急促了。就是这样的举动让Daryl快抓狂,Rick养成了令人精神备受煎熬(心猿意马?)的行为习惯,这让Daryl在想,Rick这么做的原因到底是把他当成唯一的Alpha还是仅仅是屈从于他的感觉而玩这样的把戏。 

但是自从他们又再一次找到对方了,在监狱之后和claimers的恐怖经历——他们不仅试图强奸Rick,还试图伤害Carl,现在还没有安定下来的,令人开心的时刻待在Rick身边的渴望(tendency)——别提晚上睡在他身边,变得越来越难以忽略。 

Daryl低头看着Judith的小脸,她平静地在睡着,即使周围可能有无尽的危险包围着她--然后看向Rick。强烈的保护欲充满他全身,所以他用手同时拦着他们,让他们保持温暖,保护他们免除任何降临在晚上的危险。

他甚至决定加强Tyreese和Sasha的守夜,只是以防万一。

 Judith的轻声哭闹将Daryl从他不自知的睡眠中拉回来。好事是他可以继续警戒。 ick已经醒了,他跪着当Daryl睁开眼并看着他的孩子,嘴里喃喃着“嘘嘘”来让她安静。

 Daryl揉揉眼睛并扫视了一下营地。现在是深夜,大部分都已经睡着了。

 “怎么了?她还好吗?”他问道。

 “她可能是饿了,我没有闻到什么,”Rick说着并请下身子去嗅Judith,“呐,她很好,”他说着,眼睛回来注视着Daryl,很可爱滴揉了揉鼻子,即使他说什么也没闻到。 “她有剩下的奶粉么?” “不多,但是现在还是够的。”Rick担忧地说。

Daryl讨厌听到Rick那样的语气。“你可以看着她,当我在冲奶粉的时候?” “当然了”他说,Rick点头致谢,然后站起来去找给她冲奶粉。Daryl坐起来挠Judith痒痒,“你应该睡觉,难道你没有看到你爸比很累么?” 她喃喃着回应,嘟起她的下嘴唇。

当Rick拿着冲好的牛奶时,他看起来比之前轻松一点,甚至还扯出一个明亮的笑容。 “我找到更多,”他说着,跪下去在Daryl身边,“藏在她的纸尿裤那里。但是还是量很少。” “很好,至少我们还是找到一点,”Daryl说,一边帮着Rick让Judith在他怀里有个更舒服的姿势,这样首领就能把奶瓶给她。 “我们会的,”Rick的语调是坚定的乐观的,并给Daryl另一个明亮的笑容。

他这些天给了很多这样的笑容。好吧,在相信他的女儿死了以后,再次得到他的女儿,Daryl能怪他么?“我很抱歉,我们吵醒你了。” “没事,”他咕噜着。“反正我要去放个水。” Rick又笑了,但是他的眼睛一直盯着Judith,看着她贪婪的喝着奶。

 Daryl站起来并伸展他酸痛的四肢。 “小心点,”Rick对走开的Daryl喊道。 他在不远处排空他的膀胱,让Rick在他的视线中,当他刚要回去营地的时候,他左侧的一个树枝突然折断,然后右侧两根树枝也接连喀嚓。

他快速完全进入警戒,举起他的弓准备瞄准。有影子正在靠近——丧失无疑。 “握草,”他诅咒着,尽快回到了营地。

“Sasha!Tyreese!丧失从南边来了,至少有十二个。大家快起来!” 不到十秒,大家都起来了,拿上各自的武器,匕首、弯刀、武士刀都集合了。 “Carl!”Daryl听见Rick在后面叫唤,他转过身面对他。

Omega依旧抚着Judith正在喝的的奶瓶。立刻,Carl来到他的身边,张开手臂将他的妹妹从父亲怀里接过来。 “待在这里。保证他们安全,”他说,Rick手持弯刀,正准备冲到那一排树那里——第一批丧尸出现的地方,Daryl一手拦住他的胸阻止他,然后转身用箭射中一只丧尸大张的嘴巴。 

至少有一打,15至少,但是他们及时将他们都灭掉。现在他们要做将尸体清理的肮脏累人地工作。 他们拖拉着尸体,并将他们在营地周围排成一个圆圈来掩盖气味,以防止有更多丧尸出现。

 Rosita和Abraham第一轮守夜。Daryl不能入睡,所以他靠着树,用一块破布清理他弓箭上的血。 “嘿,”Rick走近他说道,抱着Judith,因为Carl在篝火旁已经睡着了,离它们不到两步距离,就像这样,年轻一点的男人将他宝贝的屁股放在Daryl右边。

 “mmmh”他喃喃道,快速瞄了一眼Rick,然后目光回到他的任务上。 “刚刚那是什么?” 他知道那指什么,但是他想Rick来说,“什么?” “你叫我和他们呆在一起,”Rick看着他的孩子说道。 “你才刚刚找到你的宝贝女儿。你没道理第一时间去冒生命危险。”他看见Rick准备反驳,所以他打断了,“并不是因为你是Omega。而是因为你是他们的所有。” Rick盯着他,脸上的表情无法判断,一会儿,他摇摇头。“他们还有你,他们有全部的你。” “但是,你还是他们的父亲,你应该尽可能多时间和他们在一起。这个世时,你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Rick默默点了点头。

 “我们有足够的人去控制局面,这就是我要说的意思。”Daryl说道,余光快速看了一眼Rick,Rick看着前方,眼神放空,思考着。这是最好的方式他能解释的而不是笼统的说我想让你安全。Rick并不喜欢因为他的Omega身份被区别对待。

 “我很感谢这点,”Rick看着Daryl的眼睛说道。他注视着他一会,却是第一个转移视线的,害怕他的爱会太多的泄漏在凝视中。 黎明将近。Rick倾斜身子靠在树干上,和Daryl肩靠肩,一个睡得不省人事的Judith靠在他胸前。“你应该尝试去睡觉。”他随口说道。 “我俩都应该,”他说,过于仔细地擦着箭尖,让他不知该放哪里的手有点活干,“特别是你进入——”他停下来观察Rick的反应。

 “我知道你感觉到了。我只是尽力尽可能久得压制它。” “你看起来很累。去睡会吧,Rick。你需要这个。” “但是我吵醒你了。我活该醒着,’Rick说,笑的甜甜的并给了Daryl一个甜蜜的表情。 “不是你,”Daryl朝Judith努努嘴,点了点头。“这都是她的错,而她不反省一下自己。” Rick咯咯笑道,低头看向女儿,“她很抱歉。” “她最好是,”他道威胁嘲笑道。然后又可以见到,徘徊的凝视伴着蓝眼睛里的神秘的闪烁。

 第二天,在灼热的阳光底下行走。太阳所及之处皆是酷热难耐,所以他们保持走在森林里。树木还可以帮他们阻挡丧尸。然后他们听到呼救声。是Gabriel神父,一个让自己陷入危险境地的牧师——困在一块大石头上,而底下被丧尸包围。

 作为救命的答谢,那个男人带他们到他的教堂。这已经是个很好的地方来休息和睡觉,而不用忍受树杈(气生根么?roots)划擦他们的背和丧尸爬向他们。这个牧师还知道去哪里获取食物,很多食物。 Daryl将几壶水搁在其中一个板凳上,然后走向Rick,然后检查他们收集的物品清单。他们现在有理由心情轻松些了。但是Rick。。。Rick在发亮。

 Omega立刻回视他,依然笑的很明媚,拿着一罐奶粉让弓箭手看到。Daryl挪进了点,这样Rick就可以给他看所有他找到的给 Lil’ ass-kicker的东西。有尿不湿,至少五罐奶粉和一些粉色、黄色的外套。Judith像颗种子一样生长得很快。 “告诉过你,我们会找到更多的。” 我们,也许他只是解读过度了而已。 ”她会变成小团开心,当她看到这些。“ Rick咯咯笑了,确实对他的发言笑了。

 Daryl回过头,享受大家脸上的快乐,但是他的目光回到Rick和Tyreese ,Tyreese站得离Omega太近了,Daryl认为。

那个混蛋甚至还敢把手放到Rick的腰上,将他的脸埋在那卷发中,深深吸气,Rick闭上眼睛,身子向后倾斜,靠在那个高大的Alpha身上。 如果视线能杀人,Tyreese会成为过去式。Daryl双手握拳,直到他的关节变白,极度想要去殴打什么,Tyreese是首要选择。他需要出去,于是他强迫自己走开,想要走出教堂去吸口烟和理清自己的头脑,但还是因为离自己两步远的首领停下了。

 “Hey.” Daryl停下来并转过身。Rick从其中一个板凳上抓起他的AK47并走向他,完全无视掉那些Tyreese投来的嫉妒的目光。Daryl讪讪笑道。 “我们应该在天黑之前检查一下周边。” “当然,”他说,然后跟着Rick走出去。

他跟着Rick时,不能自已地目光上下扫射着Rick的精瘦的身体。他体内的Alpha欲望变得越来越难平息。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