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腐宅晚期已弃疗

只想吃肉,好想开车

暗里着迷end 沙祁 高祁

文笔渣 逻辑渣 几乎快翻车的沙祁车 要肾亏了

7、“祁厅长,你似乎经常到你老师高书记家拜访呀,你还挺尊师重道的啊。" 

     彼时,他们在去往目的地的车上 。

    “这高老师是我的恩师,我去拜访老师,是应该的事情,沙书记,您过誉了。” 

    祁同伟本以为这空降新主子从第一眼起就不待见自己,原想这趟行程自己少说少错,加上头天晚上老师就警告自己注意不要急于献媚,沉住气,不要再像上次在陈岩石那丢人显眼。没想到到车上,这一把手还会和自己说话,祁同伟琢磨着,是关心下属呢,还是想以此探探汉大帮真假。 

    “这是尊重师长是优良传统啊,祁厅长不用谦虚啊。”

    沙瑞金看着这公安厅厅长稍俯首点点了头,那眉眼间写满遗憾猜疑,还有点谨小慎微,觉得有些好笑。便不再开口,转头看窗外风景。祁偷偷送了口气,又害怕是否自己答错话,让这一把手不高兴不愿再说话。带着这点纠结不安的思绪在颠簸中渐渐睡着。 

     车上的气氛一时有些安静,安静地近乎尴尬。 

8、视察工作开展很顺利,不提别的,单论工作能力,这祁厅长还是很不错,不亏是高育良的大弟子。到了晚上,基层干部和乡民代表十分热情,非要给办接风宴,推脱不了,沙书记只能答应,但要求一切从简。 

     晚餐菜式简简单单,但是那味道不错,喝的也是那二锅头。当地人十分热情酒量也大,还非要给沙书记敬酒以表谢意,拦都拦不住,祁厅长怕这沙书记万一喝趴下,酒后失态,到时候秋后算账,自己可是又得罪他老人家了。于是果断出手,迅速替领导挡酒,沙瑞金终于能好好吃上两口饭菜,便任由他替了。 

      结果这厅长招架不住群众的热情,愣是喝得站都站不住,沙瑞金让手下帮自己扶着祁厅长回房,便让他们好好休息去。原本想去洗个澡睡觉,却听摊在床上的祁厅长哼哼着,呼吸不顺似的拉扯自己的领子。想了想,还是帮他换了衣服,举手之劳,体恤下属。

 9、酒精的作用一开始是使大脑皮层脱抑制,平日潜藏着压抑着的欲望皆如脱缰之马。
       祁同伟迷迷糊糊中觉得有人在脱自己衣服,他大睁着眼,怎么也看不清,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见那祁厅长挣扎不安,眸子里像蒙上水雾,竟心生不忍,轻抚肩膀安慰,

      “没事啊,是我。“ 

       这安抚像是魔咒一般,那祁厅长即刻平静下来,顺从着让沙把上衣脱下,温顺的让沙瑞金想起给猫顺毛的时候。小麦色的皮肤,肌肉轮廓显现阳刚之美,不突兀,反而极具肉欲,只是上面浅浅深深的疤痕那么刺眼,扎得人有些心疼。

      沙瑞金刚准备去拿更换衣服时,下摆被那原本挺尸的人却一把拽住。那祁厅长用力一翻,跨坐在沙书记身上,只是那眼还是一片茫然游离,现在估计还是大脑罢工,全靠本能而动

      祁同伟解开沙皮带的举动让毕竟也喝了不少酒的沙瑞金瞬间当机,想开口制止的话也忘了。当自己的欲望被温暖紧致的地方包围时,已离婚数月的沙书记顿时觉得全身血液不受控制地朝下流去。

      祁厅长熟练地低头舔舐,像在吃冰棍一般,嘴角扬起有些狡黠得意的笑,面色因酒气晕染有些发红,眼角含春。 

      沙瑞金大喘气,感觉自己快要登峰时,那祁同伟却停了,沙书记被逼的快眼睛发红,却见祁卖力含住自己的手指,弄湿后,往自己后方探去。沙瑞金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这公安厅厅长居然在自己面前扩张自己,沙瑞金觉得脑子顿时嗡嗡作响,像过载地电脑一样无处散热。 

          祁同伟有点着急,匆匆弄了几下,就急忙对准,往下坐,有点紧,准备不够,但那祁厅长拿出英勇就义的派头,明眸此刻紧闭,高昂脖颈。沙瑞金也不太好受,生生被箍的难受。开头难,祁靠重力一坐,双方都惊呼一声。祁同伟疼的额头带汗,仍咬牙自己动了起来。而沙瑞金此刻除了爽,什么也不知道。等他回过神来,和身上人的视线撞在一起,祁同伟那双招子溢满水雾,眼角横生媚意,直直看着沙瑞金,嘴角含笑,沙瑞金仿佛看到了那个照片中的祁同伟,眼中爬满欲望之色,就着还在祁同伟体内,一把换了位置,狠狠地将祁同伟钉在身下。 

       欲望如洪水猛兽,一决堤,一发不可收,沙瑞金觉得淡定从容如自己,也受不住得想要将这人狠狠地死死地干,直到他没力气去想靠谁的山头,直到他肯戒了那些,那些恶习。沙瑞金又快又狠,祁同伟有些不习惯,难耐地几欲角弓反张,小兄弟支棱着顶着沙瑞金的小腹。呻吟多的关不住,尽数漏出。 

      祁同伟在极乐与难耐之间沉浮,沙瑞金加大冲刺力度,随后一股热液尽数she 入,祁同伟眼前一片白茫,他也到顶了,白色汁液直直泻在沙瑞金和自己的身上。 

     “嗯~老师“ 

     轻轻地一声叹息,几不可闻。

     但沙瑞金到底还是听见了。 

     他的眼色暗了又暗,然后缓缓退出祁的身体,点了根烟,毁了他戒烟半年的努力。

END(突然发现老高好像并木有正式出现过,对不住啊,老高,不要击毙我啊ಥ_ಥ)

      高育良觉得最近这新书记看自己的眼神有点渗人,有点像杀父之仇或夺妻之仇。

     难道我的诡辩法如此拉仇恨么?怎么肥四?——有些懵的高书记

评论(2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