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腐宅晚期已弃疗

只想吃肉,好想开车

Marital Rape 路祁高祁 梁路性转 ABO

有强迫行为描写,婚内无强lofter奸一直让我觉得很BUG。逻辑文笔渣

Summary:Omega祁同伟嫁给了Alpha梁路,婚后不久的某天下午祁同伟来到Alpha高育良家。 A面祁同伟,B面高育良视角。

A面(祁花视角)

祁同伟站在高育良家门口,面色苍白,他有些犹豫。但想起昨晚的事情,胸口那三道愈合不久的枪伤仿佛又开始发疼,最后受不住,鼓足勇气按下门铃。

看到门后的高育良,祁同伟稍稍松了一口气。

“同伟,怎么过来了?快进来吧。”

祁同伟看到高育良的脸上一闪而过惊讶。

心又再次不安起来。

是啊,他为上位,当众下跪求梁路和自己结婚,众所皆知,刚结婚还到处跑,连老师也不免有想法。

忐忑着,进了屋。

看着高育良去厨房泡茶的身影,愣愣在沙发上坐下,不小心扯到身后股间的伤口,祁同伟疼的龇牙。

“来喝茶吧,同伟啊,今天怎么过来了,梁路呢?不用陪他么。”

祁同伟默默端起茶杯,高育良身上,茶香伴着高育良身上那股淡淡的泉水般的味道,让人平静沉淀下来。

可想到梁路,惊扰万分。

“老师,梁路他,我一想到那个家,那个地狱般的家,我。。。“
“我知道,“高育良摆手截断了话,“可是梁路是高干子弟,性情难免喜怒无常,你啊,多多体谅就好了。“

“可是,老师,您不知道,他是粗暴一点,这我都能忍,只是
他,昨晚。”祁激动的双手挥舞,有些手舞足蹈。

昨晚梁路喝醉了,一到家门口就大吵大闹,祁同伟连忙到门口架人进门,别看这梁老师一大学教师,文文静静,但是到了祁同伟这,简直就一衣冠禽兽,斯文败类。这喝了酒更是招架不住,连以往身强体健的祁同伟都不免有些怵。

梁从口袋中掏出一纸直直甩在自己伴侣脸上。
“你满意了了,我说怎么做那么多次,你还没怀上。不然根本不会你出了国,你个贱人。”

那是张诊断书,梁路有弱精症。

祁同伟来不及有感想,梁路一巴掌就兜面而来。祁连忙闪躲,却被一把抓住,醉了的梁路力气很大。

祁同伟被一面朝下推倒在沙发上,挣扎想起身,梁路的身子就压了上来。

梁路充满酒味的气息喷在后颈,炙热的欲望抵在股间,祁同伟突然感到害怕。

他扭动着想要阻止自己的裤子被撤下,奈何被一重量不轻的男人牢牢压在身下,挣脱不得。
下身感到一阵凉意,然后就是一阵撕裂的疼痛。
梁路直直捅进去,祁同伟疼的直直吸气。

梁路卯足劲干起来,每一下都直到底。慢慢的进出变得顺畅起来,疼痛中渐渐夹杂着几丝快感,前端也稍稍抬头。祁同伟知道自己是被cao 开了。

下一秒,全身的血液凝固一般,祁同伟感觉被绝望重重包围,喘不过气来。梁路竟然抵在生殖腔开口。

不在发情期,Omega 的生殖器紧紧关闭。祁同伟慌了,无尽的恐惧笼罩他,“不要!梁路!快住手!”

“闭嘴!贱人,让你出国!让你敢甩我!”梁路自顾自使劲往里进。紧闭的小口被迫裂开。
“干死你!贱人!”

好痛!整个身体被撕裂,从最里面开始,仿佛要把自己内外转个位一样。

祁同伟疼的直冒汗,管不来自尊什么的,连忙用尽仅余力气告饶,“梁路,求求你,不要了,放开我!“饱浸痛苦的哭腔并没能阻止梁路的暴行。

祁同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晕过去,他只记得自己已经把一生的泪都流光。

梁路把自己清理干净,就像凶手清理犯罪现场一样仔细。

“梁路他恨我,他恨我...”祁同伟复述到最后,哽咽着,“他这是强迫,是强lofter奸!“祁同伟眼睛涩涩的,却流不出泪。

高育良的手轻轻搭在祁手背上以示安抚。那股淡淡的泉水气味让悲伤难过的Omega安静了,他看向高育良,双眼亮了些。

“同伟啊,我知道你很痛苦。这个梁路确实是混账王八蛋,但你是我得意学生,你要明白,你俩是夫妻,这婚内强lofter奸根本就不被承认。“

祁同伟眼里那点光灭了。

高育良只是深吸一口气,接着开口,“更别说这梁家位高权重,弱肉强食无法避免。“

祁同伟的低着头,没有出声。

“同伟啊,成大事者要能忍他人不能忍之处,要有舍身成大业的觉悟。“

沉默充斥一屋。

高育良送祁同伟到车上,老师一转身进了屋,

祁同伟全部的强撑都瞬间粉碎。 他垂着头,双手攥拳,力气大的指关节都泛白。 


弱肉强食,是啊,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天经地义,就如结了婚,就无婚内强迫性行为一说,自己也不是没吃过梁家的亏,早该明白啊。
心里想通了,也慢慢松开拳。

自己太弱了才会被梁路欺辱,要怪就只能怪自己不够强。倘若要胜天半子,必舍身作子,那受这点罪又算什么。

祁同伟攥着方向盘,眼神坚定,我要胜天半子,不再任人鱼肉。

A面END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