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腐宅晚期已弃疗

只想吃肉,好想开车

联文产物 第二章 高祁

一到我这就变的很啰嗦ಥ_ಥ 今天科目二挂了 看来我做不成一个优秀的司机了 开不好车。

梁路那个混账东西!

祁同伟股间仍辣辣地疼,怎么都难受,稍不注意都会扯得一阵疼。忿忿地打开花洒,清洗身体。

昨儿被梁路折腾一宿,光是开头被那变态压窗台干就去了快半条命,别提后来愈发不堪忍受。那狠劲绝对是报复自己藏枪的事。

浴室门突然打开,祁同伟察觉到了却不做反应。那人脱下衣服直径站到祁同伟身后,双手绕过他的腰关了花洒,去挤沐浴露。

但那沐浴露却全数到了祁同伟胸前。引得身前人一阵轻颤。

“老师,嗯~~~”

而站在身后的男人没有回应,轻轻地吻着祁同伟的后颈,像是对待一件宝贝一样小心翼翼。

祁同伟大小就是个苦孩子,受不惯别人对他温柔。连忙伸手去捞高育良,催促他快入正题。
高育良慢悠悠来到后腰,细细摩梭腰胯部青紫的淤痕,那姓梁的混账王八蛋。

“老师...”

祁同伟又低声催促,他被撩拨地快站不住。但高育良仍轻轻扩张,看徒弟实在受不住了,才不急不慢提刀进入。

后方被cao 弄了一夜,现在异常敏感,高育良慢悠悠却坚定攻势让祁同伟禁不住呻吟。

每次梁路把他玩的太狠了,祁同伟事后都会跑来找高育良,带着一身痕迹无声诉苦般,展示给自己的老师看。

高育良何尝不知祁同伟的苦呢,但从古至今,成大事者谁不是无所不用其极,范蠡献西施以行美人计。

高育良要的是一片江山,再宝贝祁同伟,也要将他那副好皮囊发挥极致以助自己,在大志前,儿女情长也得让让位。

当初力劝祁随了梁路,劝他先靠着梁家关系往上爬,待羽翼丰满再耍掉梁路,继而才能有机会胜天半子。但其实更多地是为了能铺平高育良自己的仕途。

祁同伟被弄的连连叫唤,却仍不忘扭头寻吻。高育良探头攫住了那双唇,狠狠攻占。

祁同伟觉得自己此时是痛并快乐着,这样的日子无尽无头,但是高育良的吻却让他觉得至少在这人情单薄的纷杂乱象中,还有一个人理解自己,接纳着自己,是真正喜欢自己的。

也许老师也爱我。

在身后人不绝的撞击中,祁同伟气喘吁吁地想着。


@堇鲤 

评论(11)

热度(46)